三门峡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国内官窑瓷拍卖大多是赝品不要迷信权威鉴定

发布时间:2019-10-09 23:30:26 编辑:笔名

  国内官窑瓷拍卖大多是赝品 不要迷信权威鉴定

  以一种比较宽松的鉴定标准,来分析新世纪后中国内地比较有名声的艺术品拍卖公司所拍卖的宋五大名窑瓷及明清官窑瓷,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宋五大名窑瓷都是赝品;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明清官窑瓷都是高仿品。而从海外回来的所谓的明清官窑瓷真品中,至少一半以上是民国年间的仿制品。如读者诸君有疑虑,不妨请他们读一读北京琉璃厂古玩街文史专家陈重远所着的北京出版社出版的《古玩谈旧闻》等书,书中披露了大量民国“民仿官”仿制高手詹远广、詹兴祥及徒弟刘永清等的绝活,以及当时最有名的北京前门大街德泰细瓷店、天津锅店街同泰祥仿制明清官窑瓷的旧闻。 当年末代皇帝溥仪住天津张园时,其当差的下属也向同泰祥订货一批白瓷祭器,以供在灵堂祭奠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时所用。当年同泰祥在天津时,其“民仿官”瓷器,大买主有末代皇帝溥仪、庆王府后人、军机大臣那桐、北洋政府总统曹锟、黎元洪、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及一批军阀首领。同泰祥东家兼总经理李春生,花了二十年心血仿制“民仿官”瓷器,抗战爆发后生意难做,1940年李春生在景德镇积存的仿制官窑瓷器,从九江口运往天津,共雇用大小木船数十艘,载货以包件计算近千件,包括仿明清官窑瓷上万件。后船至钱塘江被日本驻杭州湾海军阻劫,一去不返。也就是说仅仅二十年,仅同泰祥一家仿明清官窑瓷的着名商号,其关门库存品仿官窑器就达上万件,那么二十年来同泰祥究竟仿了几十万件明清官窑瓷呢,已无案可查。 按照陈重远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访北京琉璃厂一批老古玩专家后的说法:当年民国仿的“民仿官”瓷,如今在海内外大都被当作明清官窑真品来拍卖了。且一件拍品成交价,大都为几十万、几百万元。 笔者选录这一段“民仿官”瓷旧闻,是想让明清官窑收藏者一起做一道计算题:民国年间一件明清官窑真品样本,可能已被德泰细瓷店、同泰祥等着名商号仿制了几百、几千件。新世纪后,一件明清官窑真品样本,又被繁衍出成千上万件高仿品,至于粗仿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由此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计算出明清官窑瓷真品概率:在外行者眼里,可能十万件所谓的官窑瓷里只有一件是真品;在入门者家里,可能一万件所谓的官窑瓷里只有一件是真品;在民间瓷器收藏家家里,可能一千件所谓的官窑瓷里只有一件是真品;在知名的文博专家眼里,可能一百件所谓的官窑器里面,只有一件是真品;在顶级的文博权威眼里,可能十件所谓的官窑器精品里面,只有一件是御窑珍品。 因为古玩鉴定人才结构也呈金字塔形,愈是高级别鉴定行家经海选之后,可供鉴定的东西愈高档,其真品概率也愈高。非收藏圈内人会认为笔者在此做文字游戏,其实非也。笔者曾看到过一则非正式统计的材料:北京一家电视台多年来从各地群众自发寄来的要求鉴定的50万件图片中(包括古玩杂件),没有发现一件是真正的宋五大名窑、明清官窑器真品。而笔者统计的十万件所谓的官窑瓷里面,可能只有一件是真品,其概率预测源于此,也源于笔者涉足古玩圈三十年的亲身经历。 举一个上海民间大玩家、笔者的古陶瓷收藏师傅殷屏香先生的收藏例子。笔者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与其结成忘年交,新世纪后他九十岁高寿时,上海文史馆、上海博物馆(其为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博物馆之友,曾捐赠过明代宣德青花大盘供上海博物馆作永久展览),为其举办25桌的祝寿宴会,可见其在上海收藏界之声望。殷老先生民国年间做木材生意,新中国成立后,其企业公私合营,主要收入靠股息。解放后他生活的主要内容就玩古玩,“文革”时被抄家,后被归还部分藏品。改革开放后,他又重新玩古玩。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新世纪,笔者在殷老先生家里所看到其历年收藏的数百件古陶瓷精品中(包括抄家归还藏品及改革开放后新收藏进来的藏品精品),其真正的清三代官窑瓷器也仅数件也。据殷老先生所述:玩了大半辈子古玩的商人兼民间大古玩家,玩了数千件古陶瓷,其余的古玩杂件、书画、明清家具、奇石等除外,真正曾经拥有的清三代以上的明清官窑瓷,也仅玩过二三十件。照此推算,中国内地解放后仍在玩古玩的老古玩家,百件清三代以上的古陶瓷精品中(老古玩家一般清三代以下的瓷器,大都看不上眼了),官窑瓷真品也仅为百分之一。由此印证“在知名的文博专家(殷老先生应该属于业余的知名的老古玩家、文博专家)眼里,可能一百件古陶瓷精品中,只有一件是真正的明清官窑瓷真品。”其计算概率为百分之一。 如在顶级的苏富比、佳士得明清官窑瓷拍卖会上,已被认定为官窑真品的十件官窑器中,在顶级文博专家眼里,最多可能只有一件是真正的宫廷珍藏的御窑精品,这个御窑精品的概率推算,笔者使用的是一个“最多可能只有一件”的限量词,可能这个百分比也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因为官窑也分“部定官窑”、“王公大臣官窑”、“官搭民烧官窑”等等,真正宋徽宗皇帝、清乾隆皇帝等帝王大玩家赏玩的御制官窑器,在官窑瓷中也可能仅占万分之一的比例。 故在古玩收藏鉴定活动中,千万别迷信全能的古玩鉴定专家。纵然是名声震耳的文博鉴定大家,也是“术有专攻”、“学有所长”。如彩陶原产地的甘肃青海彩陶专家、龙泉瓷原产地的龙泉瓷专家、景德镇青白瓷原产地的青白瓷专家、东阳木雕原产地的东阳木雕专家、寿山石原产地的寿山石专家,其掌握的第一手考古发掘资料更详实全面,个人还有亲临其境的感觉。所以,找原产地的专项鉴定专家鉴定古玩收藏品,是最实际的最佳选择之一。 如没有数百万元、数千万元以上的闲钱,建议别刻意追求官窑瓷收藏。因为官窑瓷真品概率可能为几十万分之一,你碰到捡漏的机会其概率也同样的为几十万分之一。除非你像买彩票中大奖一样,中了头彩。反之,要端正心态,尽量少去空想。 不要迷信权威专家鉴定 在当今收藏社会,“陶瓷专家”仅仅是一个统称,不要有了什么陶瓷藏品,都去找某一位“陶瓷专家”去鉴定,仿佛名声在外的权威的“陶瓷专家”,鉴定任何陶瓷藏品都能一锤定音,这是一种权威崇拜。 其实,在文博界,有考古学术背景的专家,如已故的陈万里及冯生铭等陶瓷历史考古派的弟子们,鉴定出土的远古、高古陶器、高古老窑瓷器更游刃有余;有古玩行古陶瓷经营背景的专家,如北京已故的孙瀛洲及耿宝昌、上海的薛贵笙等陶瓷传统鉴定派的弟子们,鉴定明清彩瓷更得心应手。而鉴定当代陶瓷界最难鉴定的以假乱真的高仿瓷,是当代那些仿古瓷高手及策划经营者们。 中国当代屈指可数的专业的古陶瓷鉴定大家,以个人的学术成果及鉴定经验,以个人的学识、修养及人格魅力,受到古陶瓷收藏者们的追捧。 遗憾的是,当代古玩书画艺术品拍卖界的一些炒作者,为谋取巨大的商业利益,到处打顶级权威专家的牌子,把那些年老的超级鉴定巨星当摆设,当推销高仿瓷的道具。尤其利用年老体弱的老专家鉴定时一时眼花的疏忽,把惟妙惟肖的高仿品推销给那些腰缠万贯的收藏企业家。其实,找实力派专业鉴定专家鉴定才最可靠。如青瓷找青瓷实力派鉴定专家,青花找青花实力派鉴定专家,彩陶找彩陶实力派鉴定专家鉴定。因为陶瓷这个大项里,也有各专业分工。迷信某一位全能的古陶瓷鉴定专家鉴定是一个误区。

环保科技
手机知识
两宋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