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大神兵世界 第六章-躺着回去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8:44 编辑:笔名

大神兵世界 第六章:躺着回去

深夜,醴泉山。

冀一秋虽然打败了于非,但却又惹上了一个杜皓,因此冀一秋心中认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有江芹那蜕凡境七重的实力,那杜皓见到他时,岂敢胡言乱语?

冀一秋盘坐醴泉珠上,运转斗字诀,洗涤血肉,增强实力。而这段时间的修炼,也让冀一秋猜出醴泉珠的神奇。这醴泉珠,好似除了他之外,其余人根本没有无法发现,而这原因,应该便是他天生的双重瞳的缘故。

“哗”

水花四溅,冀一秋飞身跃至岸边,而后穿上衣物,默默思索。

“庄园武比,一年一次,而距离今年武比的时间,似乎只有不到两个月了。”冀一秋摸着下巴,心中默默盘算。在以往武比之中,有不少被打成重伤的情况出现,而这些,明显是意味着庄园武比,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以前,我冀家村都是排名靠后,如果这次因为我把排名提前的话,或许父亲就会夸奖我了吧……”想到父亲会夸奖自己,那沉思的冀一秋也是露出了一抹天真笑容。

“今晚的月亮,到是很圆。”冀一秋心中美美的。他躺在岩石上,看着月亮,想着父亲,一时间,这几个月来的疲劳,似乎也在慢慢消散。

忽然,圆月朦胧,被水气遮挡,冀一秋一愣,坐起身盯着醴泉河。在他的目光之下,醴泉珠并没有异常,可是当他目光逐渐凝聚之时,双重瞳骤然一缩。

“水下还有东西!”冀一秋露出惊讶之色,而后他四处打量一番,见无人在此,一头便扎进了河中。

醴泉河不算深,但中间地带还是将冀一秋淹没。而随着他的深入,冀一秋竟然看到水中有许多光diǎn,这些光diǎn在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飘去。

“不行,坚持不住了。”冀一秋憋的脸色涨红,快速游出水面,而后深吸一口气,再次下潜。

这一次,冀一秋朝着光diǎn汇聚的方向游去,待到达之后,冀一秋眼中流露出一抹惊色。

“那是……”

前方岩石内,随着光diǎn的汇聚,隐约间露出一副书卷的轮廓,而这种书卷,与当时牛魂交予冀一秋翻译的斗字经,一模一样!

“难道是斗字经中卷?”冀一秋大喜,手脚并用,快速游了过去。待靠近之后,斗字诀运转,接连数拳下去,终于将岩石轰开。

书卷从岩石内飘出,冀一秋一把将其抓住,而后快速游出水面。

“哗”

冀一秋轻diǎn岸边岩石,飞身窜出,稳稳的落在地面上,而后他看了看四周,将书卷收好,快速返回家中。

房间内,冀一秋顾不得换下湿漉漉的衣服,而是展开没有一丝水滴的书卷,开始研读。

不出所料,书卷内果然无字,但有了经验的冀一秋,却是微微一笑,双眸凝聚。随着双重瞳的渐渐浮现,一个个大字也是映入眼帘。

半个时辰后,冀一秋深吸一口气,眼中露出一抹失望,他看着手中的书卷,喃喃道:“无字经?为什么不是斗字经?这无字经较为狠戾,根本不适合我。”

想着,冀一秋蹙眉,通过研读

大神兵世界  第六章-躺着回去

,他发现此兵决也非常厉害,但走的路线却是狠辣一脉,与他所修习的斗字经,其本质有着明显的不同。

“对了,交给大哥!”冀一秋眼睛一亮,冀仇血气质邪魅,孤傲,骨子里隐藏着仇恨,若冀仇血修炼无字经,才不会将此兵决埋没。

想到就做,冀一秋把无字经翻译下来,而后换了身衣服,悄悄来到冀仇血房间之外。他见冀仇血已经入睡,旋即嘿嘿一笑,运转幻法印,将翻译好的无字经放在冀仇血肩旁。

冀一秋知道,以冀仇血的傲气,若是他直接交给冀仇血的话,后者肯定不要。而用这种办法,或许将会起到奇效。

“大哥,这无字经可是非常强横的兵决,希望你可以振作起来。”冀一秋深深看了一眼冀仇血,而后离去。

“嘭”

“哎呀。”冀一秋揉了揉脑袋,刚想质问之下,便看到冀南义皱着眉,正站在冀一秋前方。

“啊?父亲……”冀一秋目光闪烁,暗道不会被看见了吧?而后硬着头皮道:“父亲,这么晚你还没睡啊?”

“睡?”冀南义摇了摇头,随后轻声道:“你大哥今日与于非交手,若不是江芹出手相救,恐怕伤势又要发作了。我这担心之下,才过来看看。”説完,好奇的看着冀一秋,问道:“秋儿,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

“我也是来看大哥的。”冀一秋有些失落,随意道。看来白天冀仇血真的以为是江芹救了他,故此以为父亲会夸奖自己的冀一秋,心中已被失落填满。

“回去睡吧,在过两月就是庄园武比了,这段时间你不要乱跑,以免又招惹上乱子,连累你大哥。”冀南义看了看冀一秋,而后又説了几句,便是转身离去。

看着冀南义离去的背影,冀一秋心中可谓五味杂全。既渴望得到父亲的夸奖,又要暗中偷偷修炼,这种心情,真的是很矛盾。

“就算外面在怎么传言,父亲也不会相信是我打败了于非。”冀一秋摇头,不过心中那股偏执劲却是涌了上来,他紧了紧拳头,自语道:“父亲,你看着吧,庄园武比,我会给您一个惊喜的。”

……

次日,冀一秋从牛魂窟返回,途径醴泉山时,见到董阳正摇晃着胖乎乎的脑袋,似乎在拒绝着什么。之后他目光望去,只见杜皓竟然站在董阳对面。

“这杜皓,又在欺负人?”冀一秋蹙眉。那一日是董阳给江芹报的信,这杜皓不敢找江芹的麻烦,自然就把怨气撒在了董阳身上。

果然,随着冀一秋的靠近,杜皓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

“你个xiǎo胖子,到是机灵的很,还敢去报信?信不信我打残你?”杜皓恶狠狠的威胁着董阳。而面对杜皓,董阳只有退让的份,他胖乎乎的脸上,显露着害怕和畏惧。

“我説杜皓,人,应该有自知之明,只会欺软怕硬,你还算男人么?”

随着声音响起,冀一秋走了过来,把董阳拉至身后,旋即目光直接与杜皓的目光撞在一起。一时间,仿佛有一股火浪即将爆发,那二人中间的空气,似乎都已凝固。

“呦,原来是那天躲在江芹身后的秋少啊?”杜皓啧啧一笑,眼中满是蔑视。之后,他清了清嗓,看着冀一秋,语气忽然冰冷下来,“冀一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今天,我若不打残你,我杜皓还怎么在七十二庄混?”

“混?我看你今日之后,便不用混了。”冀一秋説完,推开董阳,而后捏了捏手腕,之后对着杜皓勾了勾手指,那脸上,一股暴戾之气突现,阴冷的声音响彻四周。

“今日,你便躺着回去吧!”

蚌埠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沈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温州建国不孕不育医院刘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