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我杀了龙傲天 第五十三章 超喜欢在里面

发布时间:2019-10-15 21:25:12 编辑:笔名

我杀了龙傲天 第五十三章 超喜欢在里面

光线昏暗的地牢内,有一处狭窄的通道,照明的工具只有忽暗忽明的白炽灯,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囚犯们极其恸人的悲鸣声。

嗒嗒嗒……

靴子蹬踏在地上不断发出沉闷声响,还伴随着啪叽啪叽的声音,似乎是靴子踩踏在粘稠物里一样。

楚狂人一袭黑色军官服装,他俯下身子用手指头触摸向了地下的粘稠物,然后放到嘴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一口,随之抿了抿嘴唇似乎在品尝着其中的滋味。

楚狂人身边的一联邦高层只觉得头皮发麻,这军方来的审讯官似乎有些心理变态。

“这都是那个人的血吗?”

楚狂人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脸上的面膜,露出一张虚眯着眼睛和煦温柔的脸来。

“是的,我们用了最先进的精神审问,但也没效果。”

联邦高层回答道。

“什么样的力度?”

楚狂人感觉很好玩,听说有一个顽强到令人窒息的男人,无论怎样折磨都不管用,他本来还在其他联邦出差,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用虫洞赶了回来。

“由于他本人是很厉害的念力师,神经纤维极其强大,能够忍受二十万倍的时间流速,在他的精神世界中,用能想到的所有方式折磨了约莫六百年,可是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联邦高层如是说道,他们全都拿那个人没有办法,这样的忍耐力似乎已经超越了生命的范畴。

“记忆下载不能用么?”

楚狂人问道,联邦的科技早就可以下载人脑的数据了,虽说代价极其之大,不仅是高额的费用,还会直接让人暴毙,不过这是值得的。

“他做个记忆保护手术的,碰到一点就直接自爆了。”

联邦高层无奈道。

“注射药剂消除痛觉上限了吗?”

楚狂人给自己涂着指甲油,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当然,我们的人是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联邦高层皱眉,说老实话,他不相信这个军方来的人就能够问出什么,那人都被这样折磨了还不开口,最诡异的是那人没有户籍信息,不知道家庭背景以及人员构成,也没有使用传送阵的记录,似乎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不知道是本来就是一个蛮子,还是有权力更大的人抹除了一切信息,根本没有任何突破口。

“嗯……羞辱之类的方式呢?”

楚狂人拿出化妆镜,用睫毛棒刷着自己的眉毛,他是一个很精致的男孩。

“大人,你似乎在怀疑我们的专业性,即使是让最丑陋的怪物去侵犯他,也毫无作用。”

联邦高层回答道。

“原来如此……”

楚狂人合上了化妆镜,放入了随身仓库里,他已经找到突破口了。

联邦高层觉得很郁闷,听说这个人能让石头也开口,可这人畜无害的神情是怎么回事?不要涂指甲油刷睫毛膏了好吗?从没听说哪个审问官拷问之前还敷面膜的。

联邦高层扶住了自己的额头,至今还留着罗德的原因,是为了勾引人来劫狱,罗德不开口,来救他或者说是来杀他的人总能开口吧?可都过去好一阵子了,还没来人,让人有些无语,难道是敌对联邦的人也知道罗德的尿性,所以直接不来了么?

“大人,你觉得你有多少把握。”

联邦高层问道。

楚狂人回答道:“百分之五十吧,通行证给我,你去帮我买两杯咖啡吧,记得奶泡要打小猫图案。”

联邦高层大惊失色!你他吗就不能多放点糖或者少放一点糖之类的吗?小猫图案是什么基巴!?

但联邦高层不敢说什么,虽然他是高层,但眼前这货不仅是荣辉联邦军方的统帅之一,也是议员之一,比他碉到哪里去了

“我叫下属去买吧,我跟你一起去审讯。”

联邦高层如是说道。

楚狂人啧了一声说道:“你很烦耶~我不喜欢3P的好吗?”

联邦高层摊了摊手,面对完全无法沟通的楚狂人,他选择滚蛋。

十分钟之后。

楚狂人端着两杯咖啡来到了罗德所呆的房间里。

罗德穿着白色拘束衣,被绑在了电椅上,房间很小,只有七八个平方,不过腥味却有些重,血浆凝固成了地面墙壁以及天花板,像是被关在大型动物的脏器里一样。

罗德的一双翠绿色的眼睛被支撑架撑开,不停的哭出鲜血,这是因为神经负但太大从而造成的情况。

房间内的摆设只有一张铁桌以及电椅和一个凳子,幸运的是凳子上是干净的,不过楚狂人还是垫了一张报纸在上面,怕把他的军服弄脏。

楚狂人坐了下来,打量着对面这头美丽的生物,他觉得有些好耍,如果说李不眠是战力爆表的话,那么此人就是意志力爆表了。

楚狂人对着单面透视镜打了个手势,让他们把仪器关掉,就在工作人员把精神审问仪器关掉的一刹那。

楚狂人对面的罗德立马抽搐痉挛起来,开始口吐白沫,眼睛里爆发出大量的鲜血。

楚狂人大惊!赶忙把咖啡护在了自己怀里。

“真是个不爱干净的小家伙。”

楚狂人有些怜爱的说道。

咳咳……

罗德一阵咳嗽,布满血丝的眼球开始翻白眼,四肢不停的扭曲摆动,可却完全无法挣脱束缚衣,虽然罗德的意志力极强,但他的肉体可要差远了。

罗德像个麻风病人一般发癫痉挛了五六分钟,支撑架也把眼睑给撕烂了,不过他终于回过了神来。

“呼……现在是荣辉几几年了?剑风传说连载完结了没有?”

罗德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脑子里想的是某有生之年的连载漫画。

“一话也没有更新。”

楚狂人把咖啡放在了罗德的面前,然后自己开始悠哉的喝了起来。

罗德甩了甩脑袋,意识终于完全清醒,映入眼睛的是一个穿着军官服,眯着眼睛笑容和煦的人。

“一话也没更新吗?我猜就是这样,你也是来审问我的吗?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我现在杀人是没负罪感的,杀人是不可能杀人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杀人的,做慈善又不会,就是被折磨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进拷问室的感觉就和回家一样,在拷问室里的感觉比家里好多了!在家里很无聊,都没有友仔,友女玩,进了拷问室个个都是人才,个个都折磨我,说话又好听,超喜欢在里面!”

楚狂人:“……”

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固原治疗龟头炎方法
南宁好的白癜风医院
盐城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固原治疗龟头炎费用